齐齐哈尔纪检监察网   主办 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告诫与警戒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30日

 □陈新航

【作者的话】中国历史上的思想家、政治家把“修身、齐家”与“治国、平天下”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一室之不治,何以治天下”,家风严才能党风正。从这个意义上说,培养好的家风,也是事关党风廉政建设,维护党和政府形象的大事。很多案件的发生,往往跟家风不正有很大关系。党员领导干部的家风,绝不是个人小事,绝不是家庭私事,而往往是党员领导干部作风的一种表现。在当前复杂的社会环境下,不仅要求党员领导干部要耐得住清贫,扛得住诱惑,而且要管好家人,注重小节,自觉抵制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影响,意义重大而深远。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甲子(公元220315日),一代枭雄曹操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在他弥留之际立下遗嘱,通篇皆关乎江山社稷、身后事宜,其中有一句留给妻妾的话“可学做组履卖也”,让我把阅读的目光停了下来。这是我最近阅读的王晓磊所著长篇历史小说《卑鄙的圣人—曹操》全传中的一个章节,也就是曹操时代的最后期。把曹操对妻妾说的话译为现代汉语:我死后你们可学做鞋,到集市上去卖,补贴家用。身为三国时期魏国的大王,在封建君主制度下,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锦衣玉食,金缕玉箔,那真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曹操为什么会留下如此遗嘱呢?因为曹操深谙成由勤俭败由奢的道理,纵观曹操一生,自身崇尚节俭,在世时对后宫对家人要求也是同样。曹操的夫人、最后贵为王后的卞夫人,遵循夫命,遵守家规,一生崇俭,勤勉示人,体恤下士,严教子女,以身作则,给后宫众女眷做出了表率。其结果是后宫安稳,而曹操能不为“家事”困扰,集中精力打理国事。在封建时期,统治者的后宫是否安稳,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政局是否动荡、民生是否安康。

曹魏时代也好,其它的封建帝王时代也罢,都有其局限性,也都有封建帝王家族的共性:遵夫遵子,遵从皇权。但无论怎么讲,这样对后宫妻妾的要求,也足够耐人寻味。

一千八百年后的今天,在中央重拳反腐的大背景下,历史的经验也有我们当下可借鉴的地方。从薄熙来、薄谷开来案到令计划案中都不难看出,在领导干部腐败案件中,其家属的推波助澜作用不可小视。党中央下决心坚决反腐,从宏观上定下基调,党纪国法是准绳。那么为了防微杜渐,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除了自身加强学习、严格要求自己以外,是否考虑家庭思想建设的重要性?在日常生活中,领导干部是否考虑一下对家庭成员、对配偶子女的行为约束?循循善诱,告诫家人——我是人民的公仆,我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它只能为社会服务,为人民服务,为公众的利益服务。权力和个人无关,和家庭无关,和家族无关,更和攀龙附凤的小集团利益无关。如果是为了发财致富、妻荣子贵去做官,那么必将走上贪污腐败这条路,有这样想法的官员家属也最终会把他们家庭的顶梁柱推下犯罪的深渊。

官员本人的洁身自好、廉洁自律,和他(她)的家庭有很大的关系,官员家属的行为和官员的要求也有着直接的关系,两者互为依存。共产党人要时刻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筑起家庭反腐的根基,腐败滋生的土壤就会逐渐消失。

以史为鉴,借古喻今,官员们应时刻提醒自己的家人,不需“做鞋去卖”,只要我们踏踏实实地勤奋工作,坚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我们的生活就会平实而健康。这是对家人的告诫,其实也是一条警戒线,谁逾越了,谁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最近中共中央颁布了修订后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严格规定了党员的行为准则,每一条都可遵可循。其中,《条例》第八章“对违反廉洁纪律行为的处分”中就有八条直接与家人有关,要求不可谓不多,规范不可谓不严。我们所有的共产党员和党员领导干部都要严格遵守中央规定,严于律己,时刻提醒和教育好自己的家人,那么反腐倡廉工作一定会不断推进,我们一定会迎来一个风清气正的新时代。

 

(作者系市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正科级纪检监察员)

【上一篇】: 写给儿子的一封家书 
【下一篇】: 宽容的厚度